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 > 月坛曾是乾隆皇帝偏爱的“小园”如今成为京城百姓休闲之地 > 正文

月坛曾是乾隆皇帝偏爱的“小园”如今成为京城百姓休闲之地

2019-12-01 10:08:32 浏览次数:3605
核心提示:此刻回头再看,这两日趁着诺奖热潮,商人们所暴露出的面目,显得颇为滑稽,俨然成了一个笑话。就因为上了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,他们就敢包装成“诺奖热门候选人”,就敢给书涨价。但在有些商人的眼里,诺贝尔文学奖就

在北京的许多公园中,我尤其喜欢月坛。从我第一次踏上那里,我就爱上了她和她周围温暖、简单、安静和愉快的环境。如果把公园比作一个女孩,天坛就是一个真正的“北京大女孩”,一看就是一个好家庭,明亮清澈的气氛中带着一股不屑的力量;月亮祭坛不是这样。月亮祭坛只是她邻居的妹妹,她喜欢在巷子口玩橡皮筋。她可爱又有点害羞,但毕竟,“我们家住在这里”,所以她既不害怕也不太喜欢陌生人。不管岁月如何变迁,不管来她家的人来来去去,又来又去,她只是呆在那里陪她玩。与太阳相比,她离月亮更近。与金光相比,她更喜欢水星。拜访她的家人并不需要一个庄严而威严的外表,也不需要一只手握着沉重的礼物。街上的人不太注意它,但是你必须有一颗尊重的心。你不能因为她的家庭比你周围的其他人拥挤,就轻视她或瞧不起她,因为她很漂亮,也接受了皇家的命令。

视觉中国绘画

甘龙皇帝偏爱的“小花园”

月坛,又称“夜月坛”,是明清两代在秋分(每年9月23日左右)祭拜夜神、明(月亮)和天上星辰(金木水、火、地五星和二十八星)的地方。皇帝每三年支付一次高额的祭品,军事大臣们被派去负责这一年剩余时间的祭品。

古代皇帝祭祀月亮的活动最早可以追溯到周朝,而明代祭祀月亮的制度相当麻烦。起初,天、地、太阳和月亮被一起崇拜。洪武三年,朱元璋听从礼部的建议,改朝拜日月。洪武二十一年,这种崇拜被废除了。直到嘉靖年间,它才得以恢复。月亮祭坛也建于嘉靖九年。最初的祭坛墙是土墙。在清干龙的二十年里,土墙被砖墙取代了。其他带有服务大厅、钟楼、祭祀器皿、乐器等的古建筑都被重新粉刷,至今仍在使用。

应该注意的是,月亮祭坛是天、地、日、月四座祭坛中最小的一座。东方和北方各有一个三间房的天门。祭坛只有一层,是正方形的。它的长度和宽度是四丈,高度是四英尺六英寸。在明朝,白色琉璃瓦被铺在祭坛的顶部。甘龙改革后,金砖四国被取代。圣坛在东、西、北、南四个方向各有一个星门。大门外是六层白色大理石台阶。门柱、过梁和门槛也是由白色大理石制成的。每个星门都配有两个带窗格的朱红色木门。砖墙连接在星门之间。其中东陵兴门面向东门,两者之间有一条神圣的道路。每当秋分丑陋、黎明、黄昏和群年降临,皇帝就穿着衣服从北天门走到寺庙,换上衣服,然后通过神圣的道路进入祭坛开始祭祀活动。既然月亮是白色的,祭祀、祭祀器皿和祭祀服装也必须是白色的,比如白玉、祭祀神制的白绢,甚至许愿版也必须是“白纸和黄墨书”。

在许多古代皇帝中,甘龙皇帝最重视月坛上的祭祀活动。正是在他执政期间,颁布了一项法令,对月坛进行大规模翻新。甘龙在位第十三年,他亲自审核并批准了祭祀仪式,并在同年写了一首诗,诗中写道:“秋收少,夜间祭祀少。”九经遵循白色道路,世界上的一切都变成了荷西。新月的精神将很快出现,失去轮子将是一种收获。气语阴禅和丹桂可以自由评论。“从这首诗中不难看出,他把月亮的得失与世界上的一切能否如他所愿实现联系起来。虽然“得失本来就是收获”,但他仍然希望一切都会成功。

在民国,它变成了军营和学校。

1860年,英法联军入侵北京,放火焚烧颐和园。他们迫使清政府签署了一项条约。除了战争赔偿和开放贸易港口等一系列要求外,他们还在北京设立了大使馆。雷尼是英国医生,他跟随英法联军从天津来到北京,在咸丰时期留下了月亮祭坛周围环境的真实记录。

蕾妮和他的同伴从锡比安门出城,沿着城墙周围宽敞的石板路向北行进。道路两边“排列着整齐的树木”,道路两边“蔬菜和谷物非常茂盛”...在种植的蔬菜中,豆类是最突出的”。这条路通向月坛,“它的位置离平泽门(阜成门)的墙不远”。从记载中可以看出,当时的平泽门是“一大片乡村土地”,而月坛平泽门则是由一条“高楼堤道”连接起来的。不远处是一个葡萄牙墓地。“墓地里有80多个坟墓,都保存完好,没有一个被损坏。这是由于中华文明”——我想知道入侵者是否看到了这一幕,并想到了他们在圆明园放的火。他们感到有点内疚吗?

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月亮祭坛,像北京市的其他古建筑一样,随着国家的衰落而逐渐瓦解。日本学者中野江汉,回忆他在20世纪20年代游览北京风景的著作《北京繁昌集》,有一段月亮祭坛的记录:中野江汉走出阜成门后,穿过护城河,沿着通向西山的街道行走。在路的左边,有一个拱门,即“沈李坊”拱门——“与土坛拱门不同,月亮坛拱门位于北面靠近东侧。”中野江汉穿过拱门向南走,拱门的尽头是月亮祭坛的外墙。在从拱门到外墙这段路的空地上,“有摊位、杂耍和其他平行的路肩,既是市场又是游乐场。”当时,“军队一直驻扎在这里,这几乎相当于军营,所以普通人是不允许看它的。”从江汉中冶背后的文字可以看出,他可能利用了某种关系或者走进了月坛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除了角门上覆盖的绿色琉璃瓦和用大石块铺成的道路外,它是“月亮祭坛和其他祭坛也早已废弃,但由于军队的驻扎,它们得到了相对的管理”。也就是说,它们在当时的古建筑中保存得相对较好。

后来在《北京繁昌记》中,《古都旧景》是美国著名汉学家刘易斯·查尔斯·阿林顿(Lewis Charles Arlington)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北京生活的回忆录。当他参观月亮祭坛时,他的作品中没有军营的痕迹。"这变成了一所学校,宫殿变成了教室和宿舍."阿灵顿站在空祭坛上,想象着“皇帝穿上白色的祭祀袍,从东方走向祭坛,月亮的灵牌在东方,象征月亮的宝石都是白色的”。孩子们大声的读书声来自耳朵,他不禁感到深深的感动。

环境优雅的休闲场所。

在20世纪30年代末和40年代初,月亮祭坛的墙壁倒塌并成为废墟。有几个不同大小的缺口。在一些地区,墙壁有再次倒塌的危险。黑暗中,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怪物蹲在那里。北京文史学者张国庆先生从小就住在岳坛东家道16号,他在《老北京的记忆》一书中回忆道,随着祭坛墙的东侧“倒塌”,东家道地势北低南高,站在他家的街边向南看,他可以直接看到祭坛墙根部裸露的城砖。由于多年倾倒灰烬和脏土,一些地区形成了约45度的斜坡,此外,当冬天倾倒脏水时,它冻结成冰坡。附近的孩子们,不管多脏多干净,都把这个地方当成滑梯来玩。

孩子们也特别喜欢一种游戏,那就是在月亮祭坛上捉迷藏。“当时,祭坛拱门柱子上的油漆大多剥落,顶部桶形拱门上的油漆大多模糊不清。白天,整个拱门看起来是灰色的。晚上,在昏暗的街灯和蔬菜市场的几盏蒸汽灯的背景下,拱门的顶部从门楣到顶都变暗了,无数蝙蝠在夏天的夜晚飞来飞去,这让它变得更加神秘。”这种环境反而让捉迷藏更有气氛。孩子们厌倦了对空中飞翔的蝙蝠唱儿歌:“墨炎胡,铁花鞋,一双袜子和两双鞋……”孩子们孩子气的声音给毫无生气的老北京带来了一点愤怒。

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一切都被浪费了,需要复兴。当然,保护文物也是人民政府的当务之急。当时,月坛和北京的其他古建筑一样,已经被摧毁得面目全非。几乎圣坛的所有墙壁都倒塌了。古代柏林被洗劫一空,祭坛上到处都是焚烧的灰烬。面对如此混乱的环境,新成立的阜外大街(Fuwai Avenue)人民政府组织人力物力对月坛进行初步清理和整理,使其很快成为军民聚会的场所。1955年,月坛及其周边地区的大规模改建和扩建完成后,这里建成了一个对外开放的公园。随着城市建设的不断推进,附近的住宅建筑一栋接一栋地拔地而起,就像怀抱中的月坛公园一样,成为一个环境优雅的休闲娱乐场所。

我第一次去月坛是在20世纪80年代。那时,我家刚刚从建国门外搬到花园村。离月坛不远。我偶尔来这里。当我住在建国门的时候,我和我的家人经常参观太阳坛。比较这两座“祭坛”很容易。虽然太阳祭坛不大,但月亮祭坛的小尺寸超出了我的预期。从一端到另一端,我还没有完成我的工作,但是我非常喜欢她平静的气氛。由于央视备用发射塔被占用,我无法进入祭坛。我只能透过紧闭的格子门往里看,忘记我所看到的。我只记得斑驳的格子门。

当我在高中的时候,我喜欢在假日下午走在街上寻找书店,就像玩寻宝游戏一样。当时,三里河有许多隐蔽的书店。卷首不大,有许多好书。他们沿着月坛南街一直向东走。在与地藏北巷交叉口的西南角有一家书店。里面有些黑暗。这些书都是潮湿的,有些过早出现了黄色斑点。然而,有许多好书已经出版了很长时间,但是由于顾客不多而被忽视了。例如,有一个佐拉奶奶,我在那里买的。买完书后,我会漫步到月坛,找一张长凳坐下来阅读。虽然街道是出口,但是街上没有多少车,所以公园很安静,除了几只麻雀的啁啾声,附近没有声音。当我累了,我躺在椅子上。偶尔,一片乌云从树顶上飘过,在蓝天上久久不动,仿佛我已经停止了时间的脚步。

然而,这只是一种幻觉。毕竟,没有人能阻止时间的步伐。高中毕业20多年后,直到几年前妻子怀孕,我才再次走进月坛。因为我在复兴医院的门诊部做了常规的产前检查,杏色大厦的门诊部位于月坛公园的东北角,所以每次都要和妻子一起去。出生检查后,我们手牵手走过月坛公园。古树、草坪、亭台楼阁、池塘、人们唱着歌剧,伴随着南梨石路上车轮的隆隆声,使得这个小公园变得嘈杂起来...我告诉妻子我在这里流浪的童年,我感受到了北京的广度和深度:在一个很少故事的小公园里,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留下了很多故事。

云南11选5 山西十一选五 网络电玩城游戏平台

精选
© Copyright 2018-2019 nqkcvr.cn 元龙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